<track id="rhbvz"></track>

              我的位置: 坪山新聞網>新聞中心>時事聚焦>

              “只是點評的搬運工"?馬蜂窩或捅出旅游網站"潛規則"

              來源:新華網 發布日期:2018-10-26 09:34 坪山新聞網

              近日,公眾號“小聲比比”發布了來自深圳乎睿數據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稱旅游攻略網站馬蜂窩所宣稱的2100萬條“真實點評”里有1800萬條數據是通過軟件從點評和攜程等競品網站上抄襲而來,并貼出大量截圖作為證據。

              文章發出后,在網絡引發關注。“點評造假”是否只是個別現象?通過調查,記者發現,旅游網站之間點評雷同的現象并不少見,“點評搬運”或成旅游網站“潛規則”。

              馬蜂窩捅了“馬蜂窩”

              22日,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回應承認部分點評造假,已對涉嫌虛假點評的賬號進行清理,并表示針對文章中歪曲事實的言論,和已被查證的有組織攻擊行為,馬蜂窩將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權益,并于22日晚間起訴爆料公司深圳乎睿數據有限公司名譽侵權。

              乎睿數據在發布的報告中宣稱,其以“一字不落”才算抄襲的標準,共發現了7454個抄襲賬號,這些賬號合計抄襲了攜程、藝龍、美團等競品網站572萬條餐飲點評,1221萬條酒店點評,占到官網聲稱的總點評數的85%,并提出了多個點評賬號出現自我身份矛盾、時間錯位、翻譯錯誤等現象。

              文章發出后,引起網友極大關注。有網友戲稱該事件是“馬蜂窩捅了‘馬蜂窩’”。

              記者梳理發現,這并非點評和旅游網站首次被爆出類似事件。今年7月,小紅書App就曾在微博發布消息稱,大量用戶向其反映大眾點評疑冒用小紅書用戶名稱賬號,批量建立虛假賬號,抄襲及搬運用戶在小紅書發布的原創筆記。

              而據相關媒體報道,旅游網站攜程與“去哪兒”同樣發生過“點評數據之爭”。2008年,因“去哪兒”網站中有數萬個頁面轉載有攜程酒店點評文章,攜程將“去哪兒”告上法庭。最終經法院審理確認,攜程擁有該網站內容及資源的版權,“去哪兒”行為屬于侵權。

              記者調查:多個旅游網站均存在“點評搬運”現象

              按照乎睿數據的說法,馬蜂窩若抄襲了1800萬條點評,如此量級的數據遠非人力所能完成,有業內人士表示,該行為或是利用爬蟲軟件完成。

              所謂爬蟲軟件,是指按照一定規則,自動抓取互聯網信息的程序或者腳本。該人士表示,利用爬蟲軟件,抓取其他網站數據,再搬運到自身平臺,這在互聯網行業并非新鮮事。

              事實果真如此?爬蟲軟件抓取數據難度有多大?記者隨機選取了北京一家酒店,利用爬蟲軟件,不到兩分鐘便抓取了其在攜程和同程旅游網站中的百余條點評內容。通過比對兩份數據,記者發現,該酒店在兩個網站中存在13條完全雷同的點評,而且多數點評在兩個網站所顯示的日期完全相同。

              其他平臺是否也存在此類現象?記者進一步檢索該酒店在其他平臺的點評數據,發現驢媽媽、馬蜂窩等旅游網站中,點評雷同的現象同樣存在。其中一條103字的點評內容在同一天內分別出現在了攜程、同程旅游和驢媽媽網站上——這意味著有消費者在一天內通過三個平臺訂了同一家酒店,并發表完全相同的點評,顯然并不合理。記者發現,該酒店在驢媽媽上一共有5條點評,均能在其他平臺的點評中找到完全相同的“孿生兄弟”。

              “點評搬運”是網站行為還是個別酒店的行為?對此,記者又隨機抓取了上海兩家排名較靠前的酒店在不同平臺的點評數據,發現或多或少均存在雷同的點評,這些點評中,既有相對簡單的好評,也有長篇控訴和差評,部分點評賬戶連名稱都是“搬運”而來。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比對數據中將“一字不差”作為判定雷同的標準,許多在搬運后由人工進行“洗稿”的點評并未反映在內。

              一名旅游自媒體從業者告訴記者,作為“非剛需”的行業,旅游網站的流量往往受季節影響。而對于普通人而言,如果不是想給差評,往往不會特地上網站進行點評,這也造成許多中小旅游網站缺乏人氣的現狀,某種程度上也催生了“搬運點評”的需求。

              根治“數據造假”立法執法須形成合力

              對于此次“數據造假”的風波,馬蜂窩與乎睿數據的爭執依然未有定論,具體證據將有待雙方開庭時公布。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互聯網行業的“數據注水”似乎并不意外,特別是中小網站,主要靠的就是“流量+廣告”實現內容變現。馬蜂窩曾在上一次融資時表示,每月有1億活躍用戶,其中85%來自其移動應用程序。網站用戶每月發布超過13.5萬篇旅游文章,當時預計2017年個人旅游產品的銷售額將超過90億元人民幣(合13億美元)。

              法律專家蔡湘南表示,如果“數據造假”的行為被坐實,平臺方可能涉嫌侵權以及不正當競爭。而從公司角度來看,如果平臺提供了虛假的數據,導致投資公司因為其虛假數據,做出錯誤判斷,對其進行投資,可能在民事上涉嫌“欺詐”,有可能導致其投資合同“撤銷”,其自身運營發展也將受到很大影響。

              盡管“數據造假”受到業內外普遍詬病,但是如何根治數據造假,從體制機制上建立有效的防范糾錯和應對處置機制,依然任重道遠。

              “數據造假行為的治理應該是一個多主體、多元化、綜合規制的過程。”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吳沈括認為,首先應該明確各個主體的權責,鼓勵各方積極承擔相關責任,比如立法部門應盡快填補法律在這一方面規制的空白。其次,執法部門也應當革新監管方式,加大處罰力度,可采取設立“黑名單”、違規主體曝光等形式,為行業的發展劃定一條原則紅線。(記者吳劍鋒唐弢)

              編輯:鄭則彬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广东快乐十分单双最多
              <track id="rhbvz"></track>

                          <track id="rhbvz"></track>